解密ST群兴信披异象–大数据收割剧本-有多少戏法-_网易财经

解密ST群兴信披异象:”大数据收割剧本”有多少戏法?_网易财经
(原标题:解密ST群兴信披异象:王叁寿的“大数据收割剧本”有多少戏法?) 本来以为请来了大救星,不料却是开门揖盗。这样荒诞的故事,就发生在刚刚加入A股ST大军的群兴玩具身上。4月22日,由于股票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,群兴玩具的股票简称,变成了ST群兴。被ST的直接诱因,是公司实际控制人王叁寿及其关联方,从2019年6月以来,共计占用了上市公司资金2.89亿元。而在2019年9月底,该公司账面货币资金还不到1.1亿元。而除占用上市公司资金,实控人王叁寿还有诸多异常。早在今年1月,王叁寿就被公安机关带走调查,直到2月13日才取保候审,但王叁寿、ST群兴却到4月份才公开披露。取保后,在其他股东不同意的情况下,王叁寿还强行转让了其控股公司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,他控制的另一家公司,则在未预披露的情况下,违规减持ST群兴。不仅如此,王叁寿取保候审后,ST群兴的多家子公司,还在今年2月至3月间,相继引入了战略投资者。引资信息披露后,趁着ST群兴股价上涨,王叁寿及其关联方大肆抛售股份。王叁寿方面虽然已经承诺,今年12月20日全部返还所占用的上市公司资金, 但此前屡次未经其他股东同意,质押、转让共同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,及其本人控制的其他资产,一纸承诺的约束力有多大?业绩大幅亏损之下,ST群兴将以何术回天?妖股跌落4月22日,戴帽ST后的第一个交易日,当天早盘,ST群兴毫无意外的以5.15元的一字跌停价开盘,收盘时仍牢牢封死于跌停板,股价报收于5.15元,当天成交2444手,成交额只有126万元。已经在21日停牌一天的ST群兴盘前公告称,由于股票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,从22日上午开市起,股票简称变更为“ST 群兴”, 日涨跌幅限制由10%变为5%。此前4月17日、20日,该股股价连续两天大幅下挫,跌幅均超过8%。4月7日以来,该股已经累计下跌近30%。一年多之前, ST群兴一度是市场瞩目的妖股。2018年11月2日,ST群兴控股股东广东群兴投资有限公司(下称“群兴投资”),将持有的1.17亿股,转让给王叁寿控制的深圳星河数据科技有限公司、成都数字星河科技有限公司(下称“深圳星河”、“成都星河”)、北京九连环数据服务中心(下称“北京九连环”)三家公司,其中成都星河接手3364万股股份、5800万股表决权。手握1.75亿股表决权的王叁寿,成为ST群兴的实际控制人。此时的ST群兴,经营陷入低谷。2017年,该公司营收只有5394万元,净利润、扣非净利润亏损2141万元、2811万元,2018年前三季度虽然扭亏,但净利润只有93万元。早在2014年,ST群兴原控股股东就曾萌生去意,先后四次以寻找第二主业为由谋求并购,相继失败后,终于找来王叁寿接盘。他控制的九次方大数据信息集团(下称“九次方”),被追捧为大数据明星,加上控制权变更预期,该股成为当时市场热门炒作品种。控制权变更披露后,ST群兴股价开始一路狂飙,从2018年11月5日开始,连续八个交易日涨停,股价从4.31元飙升到9.22元。2019年3月初,已经上涨到接近11元的高位,期间累计最高涨幅超过150%,比2018年10月2.85元的最低点上涨210%以上。王叁寿成为实际控制人后,并没让ST群兴的经营插上腾飞的翅膀,反而掏空了这家疲弱不振的公司。这次被ST,导火索就是王叁寿控制的公司,大量占用上市公司资金。根据ST群兴4月20日披露,经初步核实,自2019年6月以来,公司共有2.89亿元自有资金,被划转到实际控制人关联方账户至今尚未归还,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32.13%,被用于对外投资、归还融资借款及利息、流动资金周转。ST群兴目前尚未披露2019年年报。数据显示,2019年4月底、9月底,该公司账面货币资金余额只有1.65亿元、1.01亿元,远远低于被占用的金额,上市公司已成为大股东的提款机。王叁寿进入后,股价泡沫也没能维持多久。2019年3月初登顶后,ST群兴股价就开始掉头向下,期间虽然有所反弹,但颓势始终未改。截至4月20日收盘,已经跌至5.42元,比高点跌去50%以上。与股价一起跌落的,还有经营业绩。业绩预报显示,2019年,ST群兴实现营业收入7079.39万元,同比增长271.71%,利润总额-4174.41万元,同比下降703.02%;净利润-4464.32万元,同比下降744.96%。多起被隐瞒的猫腻如果不是监管追问,王叁寿控股的企业占用资金、被公安机关带走调查未披露的事实,可能会被隐瞒得更久。ST群兴4月21日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称, 1月17日,王叁寿因任法人的一家咨询公司的税务问题,到北京公安局西城分局协助调查,起因是这家公司2016年-2018年,购买发票冲抵员工项目奖金,导致少纳税款200万元左右。2月13日,王叁寿取保候审,却未及时通知,上市公司4月17日才得知此事。王叁寿隐瞒被公安机关带走调查、关联方所持股份被冻结,引发外界的高度关注。取保候审后,王叁寿控制的北京九连环、深圳星河等股东,先后大肆减持ST群兴,套现金额多达数亿元,且北京九连环的减持还涉及违规。公开披露显示,3月26日,北京九连环通过集中竞价,减持了125.56万股,套现金额约830万元。而ST群兴公告称,北京九连环并未在首次卖出的15个交易日前,书面通知上市公司。此前,北京九连环、深圳星河已经接连进行了大额减持。2月17日至3月2日,北京九连环累计减持ST群兴1237.44万股公司股份,占该公司总股本的2%。按当时股价计算,套现金额约在8000万元左右。随后,王叁寿还将深圳星河持有的ST群兴股份转让给他人。3月12日,深圳星河与李玥签署协议,将持有的3360万股让给后者,转让价为6元/股,涉及金额超过2亿元。即使这次协议转让,王叁寿也并未取得深圳星河其他股东的同意。3月10日,王叁寿与葛坚、武汉三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(下称“武汉三新”)就此举行股东会,三方未能未能达成一致意见。同样的情形,在2019年就曾发生过。当年9月,王叁寿将深圳星河持有的ST群兴4900万股,质押给一名自然人,质押期限不详。质押前,王叁寿也未与武汉三新、葛坚达成一致意见。尽管如此,王叁寿并未就此罢手。2019年10月8日和今年3月12日,ST群兴分别披露了上述股权质押和转让事项,但对深圳星河其他股东的异议,却未见只字披露。该公司律师甚至声称,武汉三新、葛坚作为一致行动人,应与王叁寿的保持一致,因此可视为已取得深圳星河其他股东同意,未侵害其他股东权益。除了偷偷质押、抛售股份,深圳星河持有的ST群兴股份,被司法冻结的事实,也被隐瞒了近一个月。3月25日,深圳星河持有的ST群兴5047万股,被深圳中院全部冻结,冻结期限为两年,但直到4月20日,该公司才披露此事。深圳星河所持股份被冻结,是否与上述股权转让、质押有关,ST群兴虽然没有披露,但从时间上看,却与王叁寿与李玥签署协议不久。何术回天经营本来就每况愈下,又遭实际控制人掏空,处境艰困的ST群兴,是否还有沉疴再起的机会?根据该公司4月21日披露,王叁寿方面20日出具承诺函,将通过现金偿还、有价值资产处置、股权转让等方式,解决占用资金问题,在公告后三个工作日返还现金2000万元;6月20日、9月20日前,返还现金不低于5000万元现金或等值资产;12月20日全部返还剩余款项, 并按现行基准贷款年利率(4.35%)返还占用期间产生的利息。但王叁寿及其控制的公司,是否有能力偿还占用资金,却存在不少疑问。在上市公司之外,王叁寿最有价值的资产为九次方,但该公司股权目前先后被35次质押,绝大多数出质方为王叁寿及其关联方,目前质押仍在有效状态的仍达17次。启信宝信息显示,九次方注册资金1.09亿元,王叁寿直接持有31.95%股权,为第一大股东,另外通过参股的北京安雄京数科技发展中心、北京道富数据科技中心(下称“安雄京数、北京道富”)两家有限合伙企业间接持有九次方部分股份。资料显示,王叁寿持有安雄京数25.29%股权,后者持有九次方2.75%股权;持有北京道富99%股权,北京道富则对九次方出资1.97%。在越权强行将深圳星河持有的ST群兴股份质押、转让之前,王叁寿甚至在安雄京数其他股东不知情的情况下,越权将九次方股权质押给他人。根据北京房山法院2019年判决,2019年4月1日,王叁寿未取得安雄京数合伙人张二秀、李晋华同意,就将该公司持有的九次方2.4%的股权质押给严琳,为其个人融资借款担保。两人得知后,王叁寿承认此事,但声称只质押融资了1000元。但在2018年12月,九次方D轮融资估值达到110亿元,质押股权对应估值2.64亿元。两人要求王叁寿提供质押合同,但遭到拒绝。 在有关部门查询时,涉及质押金额的一页被掩盖。两人起诉后,但由于质押已注销,诉讼请求一审、二审均被驳回。王叁寿入主后,进行了一系列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。2019年9月至今年3月,ST群兴就宣称八家子公司,分别引入了信息技术、智能制造、集成电路、数字金融等行业的战略投资者,融资金额多者超过4700万元,少则220余万元。然而,这些引入“战略投资者”的行动,一半发生在王叁寿取保候审之后。其中,控股子公司黑匣子数据科技 (江苏)有限公司、全资子公司北京九连环融合科技有限公司引入战略投资者分别在2月21日、2月25日,金额222万元、4720万元;全资子公司锋火台数据科技 (江苏)有限公司、广州进博汇跨境 电商有限公司引资是在3月2日、4日,金额为250万元、600万元。ST群兴这些引入战略投资者的子公司,未来经营如何也未可知。如今年3月融资的两家公司,分别成立于2019年6月、7月,融资时连完整的年度会计财务数据也未行形成。而此时,王叁寿并未披露自己占用ST群兴资金、自己取保候审之事。更为蹊跷的是,在王叁寿大肆抛售、违规减持、强行转让ST群兴股份之时,该股股价从2月18日开始上涨,从前一个交易日收盘价的6.33元,最高涨到3月18日的7.39元,累计上涨接近17%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

Popular Posts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